365app:集混合机设计开发、生产制造、技术服务于一体的实力厂家,主营365app。

产品销售热线
18885459434

产品销售热线:

18885459434
当前位置:主页 > 服务新闻 >

84章商品归类详解(七)

  在长期的归类实践中,已有很多文章对某一类或某一章节的商品范围及其归类进行了介绍。但是,由于整个协调制度章节众多、品目繁杂,多数情况下,很难深入对每个税目的细节进行讨论。为此,本文将以税目为单位、商品结构为基础、热门商品为重点,详解84章各税目的归类要点。

  税目84.32—84.78基本上是以行业作为大的区分标准来进行界定的,但是并不秉承一个行业一个税目这样的约束,所以这一大类的税目在理解时千万不能只盯着行业,如“农业、园艺及林业”这样的描述,也要注意其具体所列的功能。本税目条文分号前面的商品不包含其他农业设备,主要包括以下四类:整理工地(开垦、翻土、耕地、犁地、松土等),以利耕种;施放肥料或其他产品,以改良土壤;种植或播种;在作物生长期耕作或修整(锄地、除草、修整等)。

  而“草坪及运动场地滚压机”之所以会放在分号后单独列出,是因为这类商品所适用的行业与前半部分的描述不完全匹配。例如,花园和草坪用的滚压机可以视为用于园艺,运动场地以及草地跑道的滚压机就明显和“农业、园艺及林业”这三个行业没有什么关系。甚至在本文未讨论的多个税目中,但凡涉及处理对象是“草”的机器,都是用分号单独列出的,因为这类设备很难被限定在某个行业中,所以便淡化其行业属性的“定语”,直接定义功能。

  农业直接关系到人类的生存,但长期以来农业机械在国际贸易中并不是《协调制度》中受重视的那些类商品。世界范围内小农经济的成分比重过大、发达国家农业产业保护政策等一系列因素交织起来,导致传统上农业机械的贸易量比重偏小、分类标准也比较粗放。但是,事情正在发生变化——人口的激增、环境的恶化、农业集约化和产业化的进步,使得国际粮农组织(FAO)越来越关注粮食问题和食品安全问题。在进出口领域,FAO倾向于加强和世界海关组织之间的合作,不断地细化目录分类,优化各种农业商品(不仅包括农业机械,更重要的则是还包括了农产品)的分类结构,为落实各种有关粮食问题的公约、协定和政策在国际贸易领域的实施做好对接准备。在本税目中,上述准备体现在对农耕机械长达10年跨度的细分上。

  例如,在“播种机、种植机及移植机”这一大类商品中细分出“免耕直接类型设备”。具体来看,与传统的同类型农机相比,该细分项使用机械代替原来的耕地、播种、施肥等步骤,一步完成,在未经备耕的土地上播种农作物,常被应用于玉米、大豆、土豆、大蒜等适合大范围种植的经济农作物。

  这是面向大农业方向的目录调整,不可否认的是体现了大型农机企业和农场主的利益。又如,在“施肥机”这一大类商品中细分出“粪肥施肥机”。不论此处的中文翻译为“粪肥”还是“厩肥”,“manure”这个词在表示肥料时特指动物排泄物经发酵后(不论是否掺入土壤)的产品,甚至不包括植物和食余残渣的发酵物,这是面向小农业化方向的目录调整,体现的是小型农机企业和自耕农的利益。

  一是和传统思维不同的是,本税目的农机包括人力或畜力拖带/推动的农机,而不将其按材质归入工具税号,包括但不仅限于犁、耙、播种机等;二是与此前文章中税目涉及的工程机械类似的是,作为农机伴侣,税目87.01项下的拖拉机/牵引车常常会和工作时拖带的农机一同报验,但即使它们是一同报验且使用的,归类也必须分开。

  收割机、脱粒机,包括草料打包机;割草机;蛋类、水果或其他农产品的清洁、分选、分级机器,但品目84.37的机器除外

  本税目的商品与农业有关,但比较杂散,主要和收获有关。正如上一个税目中所述,与“草”有关的“割草机”,也被单独列了出来。本税目所列割草机所割的草,既包括作为园艺或运动场地的青草,也可以是农业、畜牧业用的干草,还能是无用的杂草,用途非常广泛,包含的商品也很多,但需要注意两类商品的区别。

  区别一是84.33的割草机和84.32的除草机的区别。虽然现实生活中多数人可能并不太在意这两者之间的区别,但是法律条文还是给两者下了相应的定义,参考《注释》的部分条文可得出以下结论:一是84.33的割草机(农业、畜牧业、园林甚至是体育场)不限定用途、行动模式(手推或机动)、对象(鲜草、干草/草料),只要是割草的,就可以归入84.33项下。二是注释条文是以定义法而不是举例法对84.32项下的除草机进行描述,因此,该商品首先受行业限制(农业领域),且从行业需求、条文设置和排他的逻辑来说,除草可理解为“连根拔除”,而割草仅仅只是“刈”了所需的部分。另外,也可以这样理解,即对于农作物来说,杂草百弊无一利,必须去除;而对于牧场和草坪来说,草才是根本,只需要修剪或割取即可。

  区别二是84.33的割草机和84.67的便携式割草机的区别。便携式割草机的工作原理、应用领域、加工对象和84.33的商品没有区别,只是采用了“手持”这一特殊的操作方式,被排他条款专门归入84.67税目项下。同时,“蛋类、水果或其他农产品的清洁、分选、分级机器,但品目84.37的机器除外。”这段条文需从两方面理解:一是本税目项下的分选/分级机器,检测方式多样,简单的可以通过风机吹风检测来实现分选,复杂可以用光电手段检测来实现分级。通常它由两个相互独立的部件组合在一起构成组合机器,一个是检测装置,另一个是分拨设备。正如前文所述,检测的部件可以简单可以复杂,价格可以昂贵可以便宜,但两者组合后构成了84章某个税目列名的功能,因此是一个单功能机器,即在《协调制度》中多个税目列名的“分选/分级”功能必须由两个步骤配合实现“检测+分拨”,同时拥有这两个功能并不能视为多功能机器。这一案例解释了十六类类注三关于“组合机器、多功能”机器的相关要点,包括对“交替或互补功能”的理解,以及组合机器与多功能机器的异同。二是本税目的分选/分级机器处理对象是农产品,除了通过税目条文“显性”排除了针对种子、谷物或干豆类的同类商品(税目84.37)外,还通过84章章注二“隐性”排除了仅使用称重进行操作的分选机。

  (三)松土机、中耕机、除草机及耕耘机,供犁地后或作物生长期间耕作、除草及平整土地之用。这些机器通常由装有……

  本品目还包括乘骑式草坪割草机。它由装有三个或四个轮子的底座及一个驾驶座组成,附有一把只有在维修或保养时才拆卸下来的固定切割刀……

  本税目看似商品简单,但实际商品种类很多。挤奶机指向清晰,就是指采集畜奶的设备。而工业化大生产催生出了适配大型集约式牧场的挤奶系统,包括了主要机械手、电子设备、真空泵、压缩机、洗涤机、流量计、管路系统、成套管理系统等部件,一同报验时,可以按功能机组一并归类。同样,根据十六类类注四,作为辅助设备存在但不直接用于挤奶的装置,如过滤器、冷藏设备、贮奶罐、挤奶杯及管道清洁装置等,即使一同报验,也不能归入本税目,应分别归类。

  乳制品作为重要的食物摄入源,其加工机器的种类非常繁多;加工对象广泛,包括但不仅限于酸奶、炼乳、黄油、奶酪;加工工艺多样,包括搅拌、均化、模制等。虽然归入本税目的加工机器从绝对数量上看不少,但是基于84章章注二的规定,很大比例的加工机器并不归入本税目,例如,乳品加工中最常见的温度处理设备,包括杀菌、发酵、干燥等不同的工艺(税目84.19);又如制作奶油必备的离心式分离设备(税目84.21);再如,冷却乳品的冷藏冷冻设备(税目84.18);还如,产品的包装设备(税目84.22)。

  加热设备的比例最高、种类最多,但均与本税目无关。从某种意义上讲,本税目的条文应该是“挤奶机及本章其他税目未列名的乳品加工机器”才更贴切。而这也是84章章注二设置的本意,即尽量让功能原理相同且用途广泛(或特殊用途)的机器集中在税目84.01~84.24中,避免散落在之后大量按行业进行分置的税目中。比如,大量行业都应用了加热设备,或专用或通用,都统一归入税目84.19。

  本税目包含的商品很简单且功能单一,即用来压碎材质;用途单一,即用来制酒、制果汁或制类似饮料。以上两者必须同时满足,才属于本税目包含的商品。但是,这么简单的一个税目,却有一个小细节值得人们注意。在高粱酒等蒸馏酒的制造工艺中,需要压碎原材料;而在酿造啤酒的过程中,也需要压榨麦芽。那么,压碎高粱或是压榨麦芽的机器是否属于本税目列名的机器呢?

  结论是不属于。一是因为在20世纪50年代《海关合作理事会目录》(即CCCN、《协调制度》前身)面世时,遵循于那个时代欧洲人的思维习惯和贸易实际,基本上仅限于葡萄酒和水果酒生产才需要压碎的工艺。也正是因为都是压榨水果,所用工艺、参数基本相同,才会把制酒和制果汁的压榨设备归置在一起。二是因为税目条文特意采用了“wine”这个词,而不是其他诸如“spirits, liqueurs and other spirituous beverages”这类的词,这就是要与部分酒精饮料进行区分。只是在我国“酒”作为一个大类,在命名上没有那么复杂,可能会造成歧义。三是因为压榨高粱等谷物或是压榨麦芽的机器在《税则注释》中分别在84.37和84.38中单独列出,从侧面对上述观点和判断进行了印证。

  本品目包括农业及工业上用于制葡萄酒、苹果酒、梨酒、果子汁或类似饮料(不论是否经过发酵)的机器。

  农业、园艺、林业、家禽饲养业或养蜂业用的其他机器,包括装有机械或热力装置的催芽设备;家禽孵卵器及育雏器

  本税目也是一个兜底税目,囊括了除84.32—84.35以外所有的第一产业前端(如农场、林业、商品菜园、家禽饲养场及养蜂场)场所的设备。虽然是兜底税目,但是应用场合是被严格限定的。例如,种粮食的农场是前端场所,因此在农场里使用的小型面粉机就属于本税目项下商品,如辗磨式;但是把小麦收割后送进工厂大规模制面粉的机器则不算。基于上述特点,本税目的一些商品看似普通但限定重重,下面就以四个例子加以说明。

  一是机械动物剪毛机。本税目的剪毛机特别强调“机械”二字,这并不是指剪羊毛的动力结构是机械式即可,因为在《税则注释》中,所有普通的手持式毛发推剪都被排除了,纯手动的归82.14,电动的归85.10。因此,此处的“机械”远远超出了剪的部分,需要在其他辅助部件中体现出更多的“农场用”和“机械性”特点。

  二是照蛋机。照蛋机是用来检查禽蛋好坏的,但归入本税目的照蛋机结构上不能太简单,也不能太复杂,必须体现出一种适度的“复杂性”。具体来看,如果太简单到只剩一盏灯,人工拿它照一下鸡蛋,则应按灯具归类;如果复杂一点为其配上了分级/分选装置,直接分配至不同的包装中,则应归入84.33。

  三是配制饲料的机器,包括油饼、草料、蔬菜的切割机器,谷物的轧碎机器和混合机器。只有小到没有明显的工业化生产特征且可以被视为农场使用,才能归入本税目。但是,怎样的指标可以区分工业用和农业用则犹未可知。事实上,囿于不同的文化背景、经济基础、乃至历史上的某个特例,各方观点千差万别,使得这一指标根本就不可能出现。人们不会对体积占满三层厂房的饲料混合机的归类有争议,但是缩小或是简化到什么程度就可归入本税目呢?这是个主观判断的问题,有赖于从业者在长期实践中慢慢达成共识。

  四是树木挖根机。树木被砍伐后,把根挖出来的机器算;但是,把根挖出来以后清理场地的机器就不算,而把坑用土填回去或是挖个新坑的机器也不算。实际上,本税目所列的林业机器仅指直接和树(植物)打交道的机器,其他的机器一概不符合规定。

  从上面几个例子可以看出,本“兜底税目”由于用途的限定显得非常“憋屈”,且判断极其主观,属于归类原则基本清晰简单但商品认定非常复杂争议的典型例子。其实《协调制度》在本意上就没想给使用者清晰的标准,因为当年的前辈们清楚地了解各方认知根本无法形成完全的统一,所以干脆只给出一个笼统的条款,而把判断的权利让渡给各成员方。

365app